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阳春三月 >正文

哑娘_情感文章

时间2018-01-01 来源:鼠目寸光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次,一位好友和我喝酒,在酒阑人醉的时候,他讲述了一段他亲身经历的故事……

我的母亲是一个聋子,我家原先住在极偏远的农村。家里有两个哥哥,还有三个姐姐。而我是家中最小的。虽然我最小,但家中只有母亲一个人疼我。因为我一出生,额头上就有一大块青紫色的胎记。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个很“不详”的征兆。

打我出生后,母亲就没什么奶水。后来,听说附近的刘家村,有我一个表姑,她有很多多余的奶水。母亲就一天三次的抱我去“求奶”。这来回得好几个小时,母亲正因为这事,没有太多的忙家中的活,经常遭到奶奶和父亲的责骂。这样的幸福时光并不长,不久重病的父亲离我们而去。家中出现眼球睁大,四肢抽搐的现象,这是怎么回事?的重担完全压在我的母亲一人身上。从那以后家里的人更恨我了,因为在他们心中是我这个“不详”的东西克死了我的父亲。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村里的小孩没有一个再和我玩了,个个都躲着我。奶奶有好几次都想办法把我扔掉,但每一次都被我的母亲,经多方打探求饶又把我找了回来。

还记得那年深冬,我高烧一直不退,全身发烫。母亲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用。后来我的“傻”母亲竟然自己只穿一件单薄的衣服,然后站到雪地里,等自己身体特别凉的时候再进房抱着我,想这样替我退烧。但这样依然没有多大效果。于是母亲还是终于去求叔叔伯伯他们。可他们恨不得我早死!母亲把额头都磕出血来了,但叔叔伯伯始终都没有答应把我哪家医院治疗特发性癫痫病好送到医院去。

就在这时,固执地母亲毅然把我背起,飞快的跑到离家几十里的一家医院,这一路上,母亲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好在我命真的很“硬”。医生说要是再晚来一小时,我就真的“去”了。

后来,我开始上学了。但自从那次我被班上的同学说成怪物而哭着再也不去上学时,贫穷的母亲再次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带我去省城做手术,除去我额头上那一大块青紫色胎记。我至今还记得母亲在我手术后那含泪微笑的样子。但我后来才得知,她和我的几个哥哥姐姐在以后的时光里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母亲后来一天只睡几个小时,在外找了好几个工作,每天都是起早摸黑的,以致后来身体完全累垮,还落下了严银川治疗女性最好的癫痫病医院重的病根。我的二哥和大姐因不愿看到母亲如此劳累,主动放弃自己的学业外出打工。其他的哥哥姐姐都是省吃俭用,家中把所有的爱集中在我一人身上。

再后来,我终于考上了大学,而且后来又去了美国留学。在我到留学的第二年,母亲不仅被确查出患有肺癌晚期,还患有糖尿病和胃癌。我那可怜的母亲,老天却如此的对她不公平,她没有过上一天安稳幸福的日子。直到医院再次发病危通知时,她依然还是不让几个哥哥姐姐告诉我,说自己都这样了,怕我担心,会耽误了我的学习。后来二嫂终于过意不去了,偷偷的给我打了电话,她说,“老弟,要是你再不回来,就再也见不到妈最后一面了……”

我连忙赶到医院马鞍山中医治癫痫病,只见病重的母亲躺在床上。病魔早已完全把她折磨得不成样子了。但母亲看到我回来了,她很是艰难地对我笑了一笑,眼里都笑出了泪。看到这场景,我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了,眼泪还是终于流下下来了,我顿时跪在地上,大声的声声呼唤着娘……娘……娘……一生听不见的她,仿佛听到了我的呼唤,她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一如26年前她把我生下,用她那双手把我哺育长大,那是无言的母爱,那是爱的心灵的回音,那是她苦难的开始啊……

这世界上只要有爱,生命就是不朽的。

文/李瑜良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